2017年第十四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

近悦远来 何日再来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纪秀君  发布时间:2012-02-13

如果要总结一下2011年,有一个关键词恰如其分,那就是“文化产业热”。

去年,十七届六中全会首次将“文化命题”作为全会的议题,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正寻求在文化上影响世界的道路。

新年伊始,在雪花飘飘的北京,一场关于“文化立国:我国文化发展新战略”的讨论正在火热中进行。这次论坛题为“2012年第九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暨房山现代生态休闲新城论坛”,由北京大学主办。

文化命题何以提到如此之高度?有学者用“有机会”和“迫不得已”两个词给出了解释。“‘有机会’是指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在文化方面可以做得更好。‘迫不得已’从文化上讲,指以前我们偏重经济发展,文化欠债越来越多,大家对文化滞后非常不满意。”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说。

人们不禁要问,文化强国什么样?一幅理想的图景——“近悦远来”或许能从某种程度对其加以形象化的表达。“孔子说过,一个国家建设得好,应该使你的近邻欢乐,还要使远方的人们仰慕你的文化,到你这里来观摩学习,就是所谓‘近者悦,远者来’。大唐帝国就是如此。”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叶朗,以大唐帝国的文化盛况作拟,提出了一个美好的愿景——我们需要重新找回这种“近悦远来”的文化软实力。

毫无疑问,打造文化强国是长期的、艰难的、复杂的过程。当前,最重要的是解放文化生产力。

但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事物发展太热了总会引发担忧。以全国一些文化产业园区的发展为例,定位雷同、缺乏特色、多头管理、恶性竞争等问题逐渐暴露出来。“缺乏高水准规划,导致了严重的同质化和经营困难。因为政策和资本双动因,可以预见,未来5至10年,中国将有一大批只见建筑、不见产业内容的文化产业园区。”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助理王齐国说。

中国文化要走出去,从文明多样化的角度,为世界提供参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过去我们的文化产品,常常是学者、艺术家在自己的房间里、排练场上编制出来的,缺乏受众的参与。”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许嘉璐教授语重心长地说,文化产业需要讲利润,受众不买账,自然要亏损。

在许嘉璐看来,中华文化要兴旺,关键在于文化的内涵根植于本土。这不在于产品说的是中国的事儿,表现的是中国的土地,而在于中国的事儿、中国的人、中国的土地所包含的精神内涵,这种精神内涵是中华民族固有的。而在传统文脉断了太久、人才太缺的情况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把握也将是面临的一大困难。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请使用IE7浏览器兼容性视图浏览 京ICP备10033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