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十四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

访谈系列二:文创的教育与产业开发

陈少峰:文创产业的教育实践和发展未来
来源:海峡两岸文创联盟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0-23
记者:您对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中华文化的创新实践”有一些什么样自己的观点呢?
 
  陈少峰:我觉得目前这几年我们文化产业市场化的进展方面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效,但是在内容为王这一块的推进方面还显得比较薄弱,特别是在对于传统文化的挖掘和提升方面。怎么把传统文化融入到产品、创意与创新的实践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确实还需要向台湾同胞学习。我们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努力,特别是在这一两年我们国家的文艺政策在文化传承方面比较重视,这是一个好事情,当然它也是一个挑战,因为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面,文化跟商业之间怎么样找到一种结合点,可能更偏重于一种娱乐化的走向,就是市场化程度比较高,也比较容易实现,比如我们的小品、电影。但是在中华文化的提升方面,能够流传的比较好的作品相对比较少,这就需要我们更好地来探讨我们中华文化在产业的实践当中,怎么样能够挖掘得好。我们经常感慨地说《功夫熊猫》用的几乎全是中华的元素,但是它的理念、故事的创作方式完全都是美国人的,然后效果非常好,而且最近大陆开始要做主题公园的落地,第三部的《功夫熊猫》又会在明年或者后年推出来。美国把一些元素做了一个很好的开发,我们跟它相比反而显得很弱。所以,我觉得这次选这个主题,一方面是两岸有一些共识,也有一些经验可以交流,另一方面也是在探讨如何以更好的方式来实践这个主题。
 
  记者:您觉得这十年下来,两岸特别是大陆高校的文化创意产业有什么样的变化吗?
 
  陈少峰:在实践过程中,高校一直在探索人才的培养,去年我们开始给一些青年教师做一些短期的培训。利用这次机会,我也作为一个老师做了其中一个课程的培训。我们一直在探讨一个问题,我们学科怎么发展?我们老师怎么样提高教学和研究水平?我们面临着很多问题,两岸都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文化产业是跨界领域的东西,所以我们一涉及到学科的时候,就非常宽泛,很多跟它有关的行业都可以包括进来,也有旅游的、传媒的、文学的,甚至文艺表演的、设计的等等,这个行业跨领域很多。那么,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做为一种共同的语言?怎么样能够把我们的专业能力一方面在研究当中体现出来?我觉得一方面是培养学生,我们培养学生有两种,一种就是继续教育,就是总裁班,一种是本科或者是在校的全日制的学生,这两种教学方式又有点不一样。总体来说,一开始大家都很关注这个学科应该挂在哪里,这个很纠结,好像找不到出处,而我一直认为文化产业管理应该是跨学科,单独列一个文化产业管理学院,属于管理类这样比较好。但是现在好像跨得比较远,什么学科里面好像都有这个专业。所以我们反思一下,现在在理论上和教学上比过去成熟了一些,但是问题还特别多,比如说我们现在也接受一些海外的包括台湾来的博士,他们在理论上比较弱,在实践上比较强,我们在理论上比较强,在实践上比较弱,但是你怎么样能够做到理论和实践都比较强,这就是我们可以交流探讨的。其实我认为我们可以探讨一种联合办学的模式,可以互补,我们现在对大陆的学生还是有点担心,担心学生在就业的时候,他们的专业能力还是不太够,我最近在跟一些艺术学院探讨办法,比如说我们能不能在本科生的文化产业相关专业课加入一些比如表演、动漫、创意设计、广告等等,能不能在他们毕业之前,不管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都给他们做一个岗前培训,主要是一种比较实战性的培训,比如我们都知道策划一个文化产业园应该怎么样开始、怎么样结束,但是普通的学生是不懂的。我们也可以谈到,比如台湾的学生就业之前面对的困惑是什么?我觉得我们面对的困惑就是我们北大还没有本科生,但是我了解国内很多招这个专业的本科生,总体上动手能力还是弱一点,实践的专业技能还是稍微欠缺一点。
 
  记者:刚才您提到了这些职业培训或者是如何把理论和实际结合得更好,而不是偏重于理论,理论学了一堆,就业的时候完全不行的情况,这个北大是如何改善的?
 
  陈少峰:这件事一直是我关注的问题,我个人跟学院这两个角度应该是有所区别的,我研究文化产业一直是研究文化传媒企业的经营和商业模式,所以我个人比较多地去研究企业的实践案例,所以我跟他们比较熟,像今天提到的《宋城千古情》,初期的时候我就参与研讨,像《印象刘三姐》,我也是论证的专家,大多数的企业我都跟他们有过很多的接触,所以我了解的情况比较多。那么,我在教学的时候就比较重视商业模式,总体上我自己感觉他们还是比较接地气的。我们北大原来有双学位,可能从今年开始有本科生作为专业,以前我们主要是研究生和在职研究生还有一些总裁班的培训。我认为本科生学文化产业不太好,我认为从硕士开始比较好,或者有点像工商管理一样的,重点放在硕士,在硕士之前,你学各种各样的专业,比如你学传媒、动漫任何一个东西都可以,到了硕士这个阶段专门进行企业经营和商业模式战略的提升,用文化产业的视角和方式来做这件事,我觉得这样比较好。我们现在走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尽可能招一些跨学科的学生,在硕士阶段做一个比较大规模的训练,这是我一个想法。另一个想法就是如果你是本科生,尽可能找一个专业方向作为底子,比如你做动漫,其实现在做动漫的行业归属就有问题,我认为动漫应该属于影视行业,它其实不应该把动漫单独作为一个学科来做。比如你做动画电视剧,你必须跟电视台的人打交道,你必须进入电视台的系统,你要是做电影的话,不管做什么电影,必须进入电影院线,这些东西里面有很多很实战的东西,比如你怎么样做制片人、做院线的发行,其实是可以借鉴学科的专业技能融合在一起,这样学生学到的东西比较具体,现在学到的东西基本都是技巧,比如我会画画,我会制作形象,但是我这个形象的下一步呢?我做完以后怎么办?好多都没有这方面的教学,所以学动画的学生,只能在动画公司里面做创作。
 
  这样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创作出来的东西跟市场是没关系的,因为你不懂市场,第二,这个学生学的东西将来要做一个管理者,他就没办法做,他连很多的实战都没有,所以这里面有问题。而且现在学生学文化产业专业,理论学了一大堆,但是实战的东西太少,但是你又不可能把每个行业实战的东西都学来,所以我建议大家找一个领域,把它理论跟实践都学一些,比如你就做车展的组织,你就做一个制片助理,比如影视,动漫也行,你可以把自己定位做一个投资人,将来你的目标是做一个投资人或者投资助理,做某一个领域的投资助理,你学的东西就比较有针对性,至少你一出去工作的时候,你掌握的这种东西就能配得上你的职位。
 
  记者:今年海峡两岸文创论坛是第十届,您觉得两岸文创产业的一个新气象是什么?
 
  陈少峰:简单地说,这两年文创产业我认为就是一个巨大的变化,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变化会带来非常多的一种影响,我最近在演讲当中第一句话一般都会说,我个人预测到2016年底的时候,跟互联网有关的文化产业会占到中国文化产业总市场价值的70%,那么这就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今天在座各位探讨的东西大多数是传统的文化产业,但是现在传统文化产业已经被互联网的文化产业全面替代了,替代的东西可能暂时还不是引领的问题,是市场价值的问题。大家看BAT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面收购了200家的技术公司和文化公司,80%是文化企业,那么互联网一方面自己在快速发展,另一方面把线下的文化公司都收购了,那就是一统江山。
 
  传统的文化产业,包括现在的电视也是属于传统的文化产业,我们现在这种传统的文化产业竞争对手是新媒体,但是新媒体不仅是自己在发展,它上市以后的市值非常之高。世界上所有的广告公司,特别是前几大的广告公司,全部加起来的营业额比Google的广告营业额高出50%,但是市值只有Google的25%,那也就是说互联网的营业额现在还不如传统的文化产业,但是它的市场价值非常高,这就是大家都看好互联网文化产业的原因。传统的东西不看好,意味着你在衰弱,换句话说今后舞台演出的人可能越来越少,比如宋城千古情还是不错的,但是它毕竟是属于旅游演出,带有一种更多的体验性,是把传统的一种文化产业跟现代的一种娱乐做了一个更好的融合,但是传统文化内涵、传统文化底蕴的形态都会受到冲击,今后没有人会唱那种比较有音乐味道的歌曲,就会唱那种有点像脱口秀类的、像小苹果这样的歌曲,这歌曲好吗?不知道,这种歌曲我们不去评价,但是就没人唱传统京剧里面的 唱段,比如过去音乐剧里面经典的唱段,这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文化向一个比较浅、比较快餐化的方向在走,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非常明显,大陆文化产业发展的速度远远快于台湾,我们的市场非常之大,我们的速度非常之高,我们的《中国好声音》居然有32个机位同时来录这样一个节目,因为这样一个节目在大陆的市场一旦成功,它的广告价值非常高,所以我们这几年发生的变化就是我们现在的市场容量非常大,一个电影可能不怎么样的电影,像《后会无期》,我估计十年前应该有三千万的票房就很了得了,十年前可能还到不了,六年前能够有三千万就了不起了,现在达到六个多亿,这就说明我们市场的扩容,现在讲你成功了,这个容量很大。所以文化产业的市场比台湾大了很多,这是第二个新气象。
 
  第三个新气象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到台湾旅游以后,他们发现台湾文化创意领域在产品设计上是有很多独到之处的,做得比较精细、比较有创意,包括刚才在提问的时候。像利用传统一些元素做一些现代的产品,很多人觉得台湾文创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我们大陆应该跟他学习,这块应该告诉台湾的同胞,让这么多人去旅游以后,对台湾是一个很好的宣传,他很多很好的东西可以让大陆知道,这也是未来进一步进行两岸交流、互动的很重要的基础。
 
  我要进一步说的就是我的一个建议,台湾应该更多地跟大陆进行一种产业的融合,以前我们把台湾请进来是让他做投资、办厂、做创业,我们现在应该倒过来说,台湾的文化产业想进一步做好,必须以大陆做为大舞台,因为这个舞台太大了,现在你看韩国人、美国人都在这发展,大显身手,那台湾的投资人、创业者为什么不好好做?这应该是一个大有发展前途的地方。
 
  记者:你刚才说70%的网络马上要替代传统媒体,那我们应该怎么面对呢?有什么办法?
 
  陈少峰:现在我个人认为,有两个角度我们要去思考,一个角度就是现在我们提出媒体融合,其实媒体是不融合的,媒体只有相互替代,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融合呢?你有市场地位的时候它可以融合,你没有市场地位的话就不融合,举个例子,我拍一个电视剧,我可以在互联网上放,我也可以在湖南卫视放,湖南卫视跟优酷是可以融合的,但是跟地级市的电视台是绝不融合的。我们先不说互联网,视频的领域已经把纸质的媒体赶出市场,没有任何融合。所以,我个人理解,媒体其实并没有太多融合的空间,有一个地方可以融合,我管它叫全视频的产业链,有视频的地方,特别是有数字视频的地方是可以融合的。比如我可以在手机上也可以在PC机上,也可以在电视台上看视频,但是关键是电视台现在又被互联网的文化产业冲击,我个人预测大概今后真正能够跟互联网融合的也就那几个比较有影响力的、大的卫视和中央电视台,也就是说我们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其他的纸质媒体、其他的电视台怎么办?我们首先要认清一个格局,这种所谓的融合其实是假的,就是互相替代,那怎么办?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可以采取两个办法,第一个做新媒体,第二做投资者,你说上海的两个报业集团合并以后,政府给它一大笔钱,他现在就做两件事,一件事是就做新媒体,一件是做投资,两件事同时做成了,就变成互联网的文化产业企业,那现在只有这种办法,这是我想说的一个办法。我参加他们报业协会,他们说报纸是死了,但是新闻不死,我们担心的是说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的人就业机会没了,你必须要面对这个格局,新闻是永远不会死的,它怎么会死呢?它就是人们需要的一种信息,但是你就被淘汰了,我们讲传媒,它就是媒介,人们不要你这种媒介了,换一种媒介,这纯粹是一种形式,但是形式会带来一种巨大的变化,就是产业上、观念上的变化。比如我认为互联网最大一个特点就是“无边界”,你做新闻,你写一份报纸就那么一点点内容,你到互联网上有多少内容?这时候你会发现你没办法在互联网上做内容,还能有有收入,这太难了,因为它需要大量的内容。所以你必须改变做新闻的方式,或者经营的方式,否则就有问题,因此第一个角度就是您的观念要转变。做互联网必须像互联网人一样来做互联网,不能像报纸,所谓把自己当做新闻人来做互联网。互联网上的新闻跟你纸质的新闻可能内容是一样的,但是它的方式、理念、商业模式就不一样,我们讲同样的话,我是在课堂上讲的,他是在互联网上讲的,影响就完全不一样,这个不要看同样的内容,这是第一个角度,我们要全面定位我们应该做什么,这样我们才能够与时俱进。
 
  我第二点就是内容怎么办?现在人们喜欢那种短平快的内容,我想短就是内容比较短,平就是视频化,快就是快速的更新,这对传统文化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为什么说今天的主题很重要?今天的主题就是我们的文化要开始出现一种变化,这种变化是好还是不好呢?我觉得应该会对传统文化有比较大的冲击,我最近在研究书画,我做中国书画50人论坛,我就发现现在很多画家不会写字,但是画上面不是要提诗吗?但是他不会写,字写得很难看,很多书法家不会做诗,不会吟诗、做词、写楹联,他只会抄苏东坡、李白,唐代人的在游三峡时候的感受,可是你现在的三峡是李白游的三峡吗?你自己的感受写不出来的时候,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文化在哪里?我们进一步说,我们以前写的作文,叫洋洋大观,现在写的都是微信,上面就几句话,这个对我们传统文化在内容上、形式上都带来巨大的冲击,这是我们要考虑的。
 
  记者:您经常参加我们的论坛,每年都来参加杭州的文博会,那请问您对今年杭州的文博会有什么样的印象呢?
 
  陈少峰:文博会现在已经是第八届了,其实我对文博会整体的感觉总体来讲,举办文博会的时候比较成熟,但是我认为中国现在所有的文博会有点像我们本科生教育一样的,专业力度不够,我们在文博会当中,我们现在的问题在哪里?有一些行业里面的人做这种文化产业,比如演艺行业,比如说电视行业,他们那种专业水平的东西,就远远超过我们做文博会,所以我觉得如果要做一个更专业的文博会,我觉得应该就是去侧重于专业性和品牌化。比如我这里面有不同的类别,我要推出行业里面有影响力的、在大的综合平台上做一个跨界的推广和交流,我觉得这样比较好。但是我们现在又没有做到专业水平很高,又没有做到跨界很好,所以我觉得杭州的文博会应该定位在跟旅游这方面进一步加强联系。 因为我们既做不到行业的专业化,我们就去做跨界了。比如说举办文博会跟杭州本身的城市、产品能够有一个更好的深度的融合,同时我去推介一些品牌,这些品牌是需要跨界的,比如说我们讲博物馆,怎么能够开发出一批产品,能够让各行各业的人了解,就是这样一种把文博会进一步本地化,进一步跟文化旅游或者说进一步突出特色方面还可以进一步下功夫。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请使用IE7浏览器兼容性视图浏览 京ICP备10033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