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十四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

从《刘同坦白讲》看“娱乐脱口秀”在中国本土化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来源: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作者:柳筱蔚  发布时间:2014-06-17

“脱口秀”是从“talk show”翻译过来,源起于英国,最早是将广播作为载体进行传播的,并在美国取得了蓬勃的发展,跨入了电视的领域,之后在20世纪90年代左右被引进了中国电视业,它以亲切的节目环境、贴切的节目内容和新颖的节目形式吸引了中国观众的眼球,成为中国电视业后起之秀,但是,脱口秀在中国的本土化发展得却并不如英美等国那样顺利,而是经历了“从火热到销声匿迹、从复出到风靡全国的两个阶段,它的节目内容也发生了从单一到多元化、从陈述到评论化,从严肃到娱乐化的三种巨变”1

一、何谓脱口秀

电视脱口秀节目是指,在电视荧屏上,一位或多位有卓越的口才能力的演讲者,通过幽默的语言与诙谐的表情动作,就某些主题发表自己的观点与看法,以充分展现其高超的表演天分的一种节目艺术形式。在脱口秀引入中国的萌芽阶段的典型代表便是《实话实说》,与英美国家一样,在其最开始与政治有着不解之缘,但是随着电视事业的发展和观众对节目内容多元化要求的不断提升,脱口秀扩展到了娱乐、休闲、名人访谈甚至一些敏感性话题等领域,更是衍生出了《艺术人生》《东方夜谭》《壹周立波秀》《天天向上》《鲁豫有约》《今晚80后脱口秀》等优秀的电视脱口秀节目。以节目内容为划分标准,我国脱口秀节目基本可以分为以下三类:时事信息类脱口秀节目,交流谈话类脱口秀节目,文化娱乐类脱口秀节目。笔者这里以《刘同坦白讲》为例,主要研究的是文化娱乐类脱口秀节目,虽然这档节目的知名度不及《今晚80后脱口秀》等节目,但是,从这档节目的构成、制作等各个环节的小处着眼,可以以小见大,也能从其与其他的知名脱口秀节目的差距方面发掘出娱乐脱口秀节目在同质化竞争中所存在的问题,通过对其发展原因、传播特征、存在的问题等方面的研究,以期推动娱乐脱口秀节目的良序发展,使其在本土化的土壤下应对挑战、不断壮大。

二、娱乐脱口秀节目发展的原因和传播特征

(一)发展的原因

从成本方面考虑,脱口秀节目制作成本低,制作周期短,制作人员少,节目能够迅速合成;从深层原因考虑,娱乐脱口秀节目不仅满足了大众对娱乐的心理需求,更基本的是适应了大众主体意识逐渐增强的趋势。之前的电视节目基本都是以主持人的解说为准,大众是被动地接受其中所包含的信息,缺乏互动,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的审美水平也不断提高,对自我的关注也不断增强,主体意识的不断增强使人们在电视节目中不断寻找主体的存在状态和价值实现,在这样的社会心理的转变中,脱口秀节目应运而生。而且娱乐脱口秀节目在娱乐大众的同时,通过对事件的人性解读,通过同类者同情的心理,也容易引发大众的心理认同感和依赖感。“谈话节目是在一个无序、绝望、愤怒的时代里为社会和个体提供的一种解毒剂,它把普通人的悲欢展现出来,让人们知道不仅仅是自己在饱受磨难,别的人也同样在恼怒和痛苦,挣扎和奋斗,从而使人们平静下来以一种平常的心态来对待生活,对待现实。”2

(二)传播特征——以《刘同坦白讲》为例

娱乐脱口秀,作为一种双向互动的大众传播活动,之所以能够在竞争激烈的电视节目领域兴盛起来,与它独特的传播特点是密不可分的。

从传播主体来看,传播学中担当传播主体的“把关人”在节目中具体化为主持人以及整个节目背后的制作团队。“《刘同坦白讲》是光线传媒王牌节目《娱乐现场》推出的全新板块,媒体人刘同化身娱乐名嘴微型脱口秀,犀利点评当下最新娱乐事件。和网友观众积极互动,和绯闻当事人直接面对面,开阔出无死角、无限宽屏的新闻视野,三五分钟,完爆天下娱乐观点。”刘同本身在《职来职往》节目中以犀利的点评、独到的观点以及励志的经历备受广大观众喜爱,俘获了一群忠实粉丝,在这档《刘同坦白讲》中,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档脱口秀节目,在一定意义上,是借助在《职来职往》上积累的观众人气打造出来的衍生产品,虽然他并非专业主持人,但是其独到犀利的点评本身就是他的无可取代的特色,发出娱乐圈不一样的声音,吸引了大批观众观看。在之后的节目中,更采取了双主持人的模式,互相配合,二者的互动有利于使节目迸发出新的火花。在这档节目中,采、写、编等各个环节皆有专人负责,互相配合,互相沟通,有效利用了公司各个方面的资源,打造出一档有固定收视群的脱口秀节目。

从传播技巧来看,双向互动、注重反馈的方式相比于娱乐播报这种单向互动的方式更加贴合大众心理,使双方都能参与到对娱乐热点问题的思考之中,在社会上形成了对娱乐事件解读的正面价值。而且,在节目环节的设置方面和娱乐热点事件的解读方式方面都有着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具体说来,在节目的编排剪辑中,不仅有嘉宾、路人的爆笑、经典回复,也有让人捧腹的日和动漫,还有量身配音、剪辑的幽默宣传片和类似于小剧场的夸张表演,采用电话连线、外景镜头、资料片等方式,使整个节目有立体感,内容丰富详实,不仅这些可以吸引观众的目光,针对大众的吐槽和犀利口味,更设置了“熄灯”环节,节目现场熄灯,主持人对事件的解读也脱去了温和的色彩,变得更加犀利。这多种多样的节目环节的设计,正迎合了受众的心理认知倾向,通过“熄灯”等晦涩的方式对敏感话题和娱乐热点进行一阵见血的点评,使观众在观看过程中获得了酣畅淋漓的感官体验。

三、娱乐脱口秀节目本土化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虽然娱乐脱口秀在中国本土化的过程中俘获了一批观众,但是,相较于英美等国,我国的娱乐脱口秀节目也才发展了二十年左右,与英美等成熟的脱口秀节目机制之间存在差距,其本土化的过程也存在一些问题,从而成为其不断向前发展的绊脚石。以《刘同坦白讲》为例,主要有如下问题值得注意。

第一、在选题的选择和解读方面,尚有欠缺之处。

在娱乐脱口秀节目中,选题的切合性和时效性是非常关键的,所以,在选题的选择中,必须考虑是否还在受众的新鲜期内,如果选取的是比较老的话题,则应在解读方面出新意、立新思,否则,这样的节目的收视率就不会乐观。以“双J恋”举例,在立意、选题和节目架构中,还是延续了几年前对“双J恋”的解读方式,还是以两位歌手的歌词中的契合点相呼应的方式安排节目展现的方式,还是老生常谈,只能在歌词的出现以微信的方式展现这一剪辑上出亮点,总体来说,这种节目因为选题以及解读的方式未做突破,导致在点击率和观看率方面不是很理想,甚至在网上引起一些人的非议。

第二、在节目节奏的把握方面不准。

娱乐脱口秀节目,在节奏的把握方面必须准确,特别是这个短短五六分钟的微型脱口秀,如果在犀利解读和其中穿插的揶揄打趣的语言显得生硬,使它们之间的衔接不流畅,从而会影响节目的效果。在《刘同坦白讲》的一期节目中,主持人为了迎合当期主题而讲了一个笑话,因为在节奏上把握得不准确,使其没有把这个笑话的精髓展现出来,在观众等外人看来则成了个冷笑话,从而使这个环节的展现方面比较生硬,也影响了整个节目的完整顺畅传达。

第三、过于追求娱乐性而忽视了内容。

泛娱乐化是目前电视节目的一个普遍弊病,在“娱乐至死”的时代,娱乐脱口秀节目过度追求搞笑来迎合大众的口味,一味地被观众牵着鼻子走,虽然《刘同坦白讲》是以发出娱乐圈的另类声音、进行犀利点评为宗旨的,但是具体到各个节目中,其中虽然有立意好的节目,但也不乏迎合大众过度娱乐趣味的作品,而没有在嬉笑怒骂之间探讨深刻的社会问题。有时单纯为了娱乐而娱乐,虽然在每期节目的结尾会有总结性的带有深度的点评,但其与前面的内容之间不是承接得顺理成章,而是仅仅为了在深度上立意而生搬硬套的,有的点评也难免沦为心灵鸡汤,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消解了观众的批判性思考。而且,为了娱乐而娱乐,会使节目过度追求节目的娱乐化形式,比如在街采上,就采访一些特殊的人群(老大爷、小孩等),从这些普通人中的不太普通的人当中发掘“神点评”,从而进行采访片段的剪辑,如果过度这样做,其实是在恶意消费这类群体,这种对娱乐手段的滥用、对感官娱乐的单纯追求,是对娱乐比较肤浅的理解,也降低了节目的品质和品位。这种过度追求娱乐形式而不在内容上多下工夫的做法,其实很容易在同类型的节目的竞争中丧失竞争优势,这也是在某种意义上,《刘同坦白讲》的收视率、点击率比不上《今晚80后脱口秀》等节目的深层原因,而不仅仅是播出平台等外在劣势的原因。

四、结语

脱口秀在中国本土化的过程中,有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有利条件的同时,也面对着严峻的挑战,它不仅仅是作为一个节目形式而存在,而且它是一个与受众进行更有效的交流和互动的平台,作为一种承担使命的大众传播方式,它不仅应该以多彩的艺术形式丰富受众的视野、以诙谐的视听语言隐喻人生的道理,还应该在这个“内容为王”的时代重视内容的创新和带有人文关怀和文化内涵的立意,只有这样,才能形成长久的核心竞争优势,而不至于在同类节目的竞争中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注释:
1.王璐:《我国电视脱口秀节目的传播特征及发展趋向研究》,山西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吉尼•格拉汉姆•斯克特:《脱口秀——广播电视谈话节目的威力与影响》,新华出版社,1999年版。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请使用IE7浏览器兼容性视图浏览 京ICP备10033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