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WOW:不开服责任在网易(附完整视频)

专家视点:期待审核制度完善,加强网络游戏监管。

这次国家新闻出版署对魔兽世界的审批结果迟迟没有公布,也引发了许多玩家们的猜测。目前行政审批到了什么阶段?而对魔兽世界的游戏是怎么进行审核的?至今没有结果是否意味着会对游戏进行修改?我们也联系了国家新闻出版署,但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不便于接受采访。而在三年前本栏目曾采访(,曾采访)过当初审核魔兽世界的新闻出版署专家,他曾表示对这款游戏的审核比较仓促,他本人也感觉到不少遗憾。来看看当时的采访。

辛晓征:“问题特别多,玩家这方面的问题,产品这方面的问题,运营商这方面的问题,社会的问题特别多。”。

如此之多的人喜欢这款游戏,为什么辛晓征会说问题很多呢?而他所说的问题,究竟又是什么呢?

辛晓征:“精神伤害,物质伤害都有可能,玩死的也是有可能的,大众软件的一个编辑,就是因为玩《魔兽世界》玩死了,不是我夸张,连续工作比较疲劳,那天再加上玩网游,连续玩13个小时。最后就累死了。”。

尽管《魔兽世界》对游戏玩家的伤害可能会很大,但当初,正是辛晓征对这款游戏进行了审核,并放手通行允许它上市销售。

辛晓征:“我们对一款网络游戏真正运营起来以后,在网络里边的社会形态我们实际上是缺少观察的,就是说网络游戏里边的这些系统、这些设置,会导致出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在我们审查过程中看不见。”。

辛晓征介绍,对网络游戏的审核其实极为简单,通常是由三位专家拿着该游戏的帐号和密码进入游戏。

辛晓征:“你的游戏设计里面不能有色情,不能有暴力,不能有政治问题,不能有民族问题。”。

事实上,这些审核专家更像是政策的把关者,而且他们在游戏里的身份也极为特殊。

辛晓征:“我们拿的帐号一般都是 别的帐号,就是我只能,我可以杀别人,别人杀不了我,我见一个人我可以 ,所以我们在审查的时候就把好多,已经玩了很长时间的玩家就砍死了。”。

拿着 别的帐号,配备着最强大的武器装备,在任何地方都畅通无阻,任何人或者任何怪物都不是对手,辛晓征在游戏里,就像是金庸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独孤求败,他不了解游戏世界里的江湖恩怨,也体会不到一个初级玩家如何磨练成一个,高级玩家的酸甜苦辣,同时,游戏对于辛晓征而言,也谈不上任何的吸引力。

辛晓征:“我要如果直接拿一个高级帐号进去之后,实话说,别说我,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游戏感兴趣,因为他对游戏,对于你的吸引力,你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拿钱换来的,拿经历换来的,拿你平时感情换来的,所以说从根本上讲,我们看这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不了解整个的游戏的过程,就是说很多东西是看不到的。”。

不仅专家们对游戏的审核局限于基本框架,难以深入,而且他们审核的时间也极为短暂。

辛晓征:“就是我们进去看一遍,也得十多个小时,各个系统都打开,进去看,一张地图一张地图去看,从最低级一直到最后边,都得十几个小时的时间,真正审一款网络游戏起码要半个月到二十天,谁有可能花这么长时间去审查。”。

无论是审核的方式,还是审核的内容,甚至包括审核的时间长短,辛晓征都认为,其中的缺陷非常多。

辛晓征:“我们的那些审查标准有很多己经不适应对网络游戏的审查了。”。

那么对于一款游戏,真正的审核究竟又该如何进行呢?辛晓征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辛晓征:“真正你要想审一款游戏,你只能拿一个最初级的帐号和玩家一起玩这款游戏,而且要玩很多时间,你不参与活动,不做任务,那严格说起来你就等于没有去实际地去了解这款游戏。”。

目前辛晓征先生已经不再审核网络游戏,今天我们记者与他联系时,他表示自己对这次魔兽世界的审核和停服,没有更多的话可说。那么对于魔兽世界的修改问题,众多玩家的态度又是怎样的呢?

究竟应不应该对魔兽世界进行修改,我们也采访了两位知名的网瘾专家。

作为全球第一网游,魔兽世界在中国有500万拥趸,41天的等待,对于他们来说确实太漫长了一点,更何况这里面涉及的已经不仅仅是兴趣和爱好,还有大量的经济利益,网络游戏的玩家也是消费者,只要购买了游戏点卡,玩家和游戏运营商之间就建立了服务消费合同关系,在这起停服事件中,我们简单梳理一下就会发现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九成公司虽然失去了魔兽世界的经营权,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经营活动中一个正常的更替,更何况他们在6月份还不断地卖出点卡,获得了大量的利益;再看看网易,通过竞争获得了魔兽世界的代理权获得了市场,当然是志得意满,是一个胜利者;至于美国的暴雪公司,则毫无疑问是最大的赢家,通过两家中国公司在 经营权争夺中的厮杀竞价,赚得比以前更加盆满钵满,现在看来,在这个事件中,受伤的只有消费者,也就是游戏玩家们,他们的权利应该受到保护,无论是暴雪公司,还是九成和网易,他们不应该只想着从消费者身上大把赚钱,而应当在出现问题后,重视消费者的呼声,协商解决停服事件带来的种种后遗症。

游戏玩家与运营商的权益之争,游戏玩家与网瘾专家的利弊之争,站在各自的角度似乎都有各自的道理。似乎围绕着网络游戏这一个个争论,我们陷入了一个个无解的困境。怎么样让这些无解的争论找到答案,看来必须在游戏之外制定更明确的游戏规则。

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主任,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心理系副主任陶然:“我说这几年新闻出版总署是不是要请我们这些搞心理,的看看对这款游戏进行修改,是不是有什么变化。在网游这方面我有一种预感,如果长期不能(答复)很可能因为这事制造出来,攻击新闻出版总署(的事件),因为我们基地总共有13个用刀或者是板凳砸父母的,都是玩魔兽世界,就是玩得最开心的父母强制性不让玩,过激行为大部分是玩魔兽世界产生的。”。

陶然教授在2007年,曾经对3000例青少年网瘾病例进行调查, 在十款游戏中,最容易令人沉迷的就是魔兽世界 。在游戏中,精致真实的场景,各种角色扮演,工会组织等设计,让参与的人有很强的归属感和英雄感,极易使人沉迷,而游戏中的暴力血腥,更是导致青少年犯罪的直接诱因,因此陶然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对游戏内容进行,重大修改的适当时机。

陶然:“比如说,打怪,血淋淋的、有非常明确的血四射。我们收治的其中有15例比较极端的案例,其中7例都是因为玩魔兽世界。我们见过一个北京电子工业所的一个,把他爸砍了七刀,背上。还有安徽的一个把他妈的脸用刀砍了,只要不让他玩。”。

记者:“但是 还有一部分人很喜欢魔兽世界但是又没有成瘾的人,他们认为魔兽世界能够培养一定的认同感,甚至能够培养好的性格,所以说他们认为这个事件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那您怎么看这一点?”。

陶然:“对这一次想玩魔兽世界不能玩的维权,不从成瘾学的角度,不从暴力,激发青少年的暴力倾向的角度来看,他们的任何人的维权从服务、从企业应该向它的客户很好地提供服务的角度来说,这种维权都是合法的,也都是合理的。”“魔兽世界这款游戏最主要的是18岁以下的不能玩,18岁以上的可以玩。其它的,如果我们把分级制度借这个机遇做好,太好了。因为我查过资料,魔兽世界这款游戏在美国、韩国都明确标志着未成年人不能玩,只有成年人玩。我们在防沉迷这方面防成瘾这方面,中国的分级制度还没有搞起来,借此机会呼吁新闻出版总署把分级,制度请一些这方面的专家来进行参与,把分级制度搞好,这是我个人意见。”。

目前正在国外讲课的陶宏开教授,被称为中国“戒网瘾第一人”,听说此事后,立即通过电话向记者表达达了他的看法。

陶宏开:“这开了一个很好的头,我希望对所有的网站进行全面的整理。1300多万网瘾青少年的出现,足以证明在中华大地上不健康的网络游戏,已经成为网络文化的主流。公安部、法院和少管所的调查数据看来青少年犯罪70%和网瘾相关。”。

陶宏开:“我们看是什么样的消费权。毒品呢、摇头丸呢,有消费权吗?如果消费对广大青少年成长不利,对社会的和谐构建有害的话,我们要坚决反对。”。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icipku.org/a/120289.html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 您的观点。